《紅色覺醒》三部曲讀後感

紅色覺醒_金色同盟_銀色新生

紅色覺醒_金色同盟_銀色新生

#紅色覺醒 #金色同盟 #銀色新生 
#RedRising #GoldenSon #MorningStar 
#PierceBrown #木馬文化

2019年中~2020年末 《紅色覺醒》三部曲

還記得去年在找暑期實習的時候就已經打開了《紅色覺醒》,結果直到今天才終於捨得看完《銀色新生》的最後一章。(看看那個嚴重褪色的書腰,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是金石堂的超值5折特價啦~當時在鴻X的關係企業被問到最近看什麼書,還分享了《紅色覺醒》對社會體制的刻畫)

雖然在看完最終的高潮後,已經離開這個故事有點久遠,但看到那些對於環境或角色心境的描述,彷彿又瞬間回到了那個「以秩序為名的獨裁」的太陽系。

一直覺得反烏托邦小說的TA總是緊鎖著年輕族群,在平地一聲雷的首部曲後,便是落入俗套的進入一個「推翻不公不義」的無盡循環。

「我不只能夠破壞,也能重建。」從個人英雄主義、政治的縱橫擺闔,《銀色新生》最終將我們帶到了更遠的地方:「要如何重建一個新的世界?」,它多了一點成長之後的妥協,而這讓不再是青少年的我極度有共感。在首部曲的最後,主人公戴洛就已經「崛起」。爾後的旅程則是讓他從一個滿懷怨懟的報復者,進而猶疑,最後開創一個不再隔閡的新時代。

在這樣的旅程中,《紅色》三部曲也沒少了該有的動作刻畫和心機角力,電影版權似乎已經售出,可惜遲遲沒有翻拍。而從「色階政權」金督王朝統治者們的信仰中,也不難看出作者大量取材於共產與資本主義,進而打造出一個扭曲的集合體:一邊高呼共榮,一邊又充滿使命感的訴說資源有限。

三部曲中最真實的是:我們找不到一個真正的壞人,每個人都只是依照自己的「信仰」而行動。不管是不得不犧牲多數人的使命感,統治者灌輸的「榮譽」,或是無遠見的武力反動。這也讓角色們變得更為真實,在崇拜與厭惡之後,也會為了那些不得不的殘酷與身後的淒涼而唏噓。

「打破枷鎖」是三部曲中最重要的概念,小至戰場對決,中至社會體制,最難的是我們該怎麼準備和因應一個嶄新的局面。

剛剛上網查才發現作者今年居然只有32歲,而且又在三部曲後推出了兩集外傳,可惜《紅色》三部曲在台灣似乎賣得很差,也就沒有然後了(我手上這套甚至是首刷,然後Amazon有25000則評論)。

或許書市和小說大量電影化的風華時代終將過去,當厚重的紙本變成了各式螢幕上的輕文字,當銀幕上的故事變成了螢幕上永遠To be continued的故事,Eason的《黃金時代》唱的正是這種現代社會的快速變換。在消費習慣的改變中,我們也該適時的駐足問自己:我們究竟要前往怎麼樣的一個未來?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