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心得|《天能》嶄新蛻變的概念呈現,跳脫不出的時空框架

天能_TENET_1

天能_TENET_Poster

約翰大衛華盛頓飾演的主角參與一場俄羅斯歌劇院的臥底行動,在那場行動中,他發覺間諜戰的戰場不再只限於現在,更在未來。他為國際間諜組織效力,要找到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商人安德烈薩托(肯尼斯布萊納 飾演),進入時間「逆轉」的領域,阻止世界毀滅。這次要介紹的是由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以IMAX技術、跨越7國拍攝的《天能》。

在《天能》中,約翰大衛華盛頓必須僅靠一個字「天能」為地球全人類的存亡誓死奮戰,他將進入一個幽冥晦暗的國際諜報世界,並且執行一項即將超越現實時間限制的重大任務。這不是時空旅行,而是逆轉未來。

天能_TENET_1

提到諾蘭,很多人腦海中浮出的第一印象一定是「《黑暗騎士》三部曲」,而對於另一群更深愛諾蘭的影迷們來說,腦海中浮現的則是「時間魔術師」這個浪漫地揉合理性與感性的美譽。在《全面啟動》、《星際效應》與《敦克爾克大行動》中,他再再解構時間的不同面向-層層夢境中指數成長的時間維度,撤退行動裡週日時的緊密交織,以及穿越遙遠時空的真摯情感。在這次的《天能》中,諾蘭更進一步地在時空旅行的大命題下提出新的申論-以「反熵*」為理論基礎的時間逆轉,「你應該拋棄傳統線性看待時間的方法。」因為人與物若被「逆轉」(inverse),時間則是從現在向過往前進。

*熵(Entropy):片中聚焦的為熱力學中的熵(Ex.爆炸→結凍),另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孤立系統的熵(廢熱)永遠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熵的測量被看作是一種時鐘,有時被稱為「時間之箭」。

天能_TENET_2
肯尼斯老爺子演得有夠派!

對你來說,是你接住子彈;
對子彈來說,是你放下它。

看到在實驗室中子彈被「逆轉」回來的錄像回放,立刻開始懷疑諾蘭是不是看了太多GIF動圖,或是Instagram限時動態的Boomrang特效,才想到了用影像的「倒轉」來呈現「逆轉」XD。延續自他在《全面啟動》與《星際效應》中,對於超脫限制的夢境和廣袤無垠的宇宙的精彩想像,以及他在《敦克爾克大行動》中指揮若定的場面調度,《天能》的開場更讓我想起了《黑暗騎士》中的銀行搶案。諾蘭確實是一位在畫面營造上極具氣勢的大導,不僅公路上搶奪鈽241的橋段拍得臨場感十足,更遑論真正找了一台B747來撞的真實感,搭配上IMAX銀幕只能說無懈可擊。

天能_TENET_3

「你應該拋棄傳統線性看待時間的方法。」

但再強的視覺敘事,背後始終都需要以故事支撐。在進電影院前看到非常多「影評人」、媒體以及觀眾表示這是諾蘭「最燒腦」的片,或是強調自己看得暈頭轉向。然而在看完全片後我卻難免有點失望,《天能》針對老梗的時空旅行,確實提出了更科學性,以及嶄新的想法,可惜也僅此而已。「逆轉器」的設計相較層層夢境,或是海陸空三條時間軸顯得簡單直接。如下圖所示,將逆轉器做為分段點劃出一段段往前或往後的時間軸,在投影回電影開始至女主凱特(Kat)中槍後第一次穿越逆轉器的時間軸,便可理解天能在本質上與一般穿越時空的故事其實無異,只是在呈現手法上顯得相對花俏,會有往前和往後穿越的角色同時出現。

天能_TENET_inverse1

若更進一步的使用「非線性」的觀念拆解,《天能》的電影結構就會變得如同下圖所示,因為在逆轉時空的同時,其實過去也因而變成了一個「新的過去」(Ex.肯尼斯布萊納飾演的薩托集齊「演算機」後,要回到越南的遊艇用全世界陪葬),而「新的過去」則可以被理解成一個「非線性的未來」。時間依舊是一直前進-只是不是向著「線性」的那個未來前進。

天能_TENET_inverse2

天能_TENET_4
「要看到自己從反照鏡中出來才能進去。」超喜歡逆轉器的設定(但就設定本身不包括劇情「節點」的功用XD)

至於「時間鉗型」攻勢顧名思義,便是像鉗子一樣從兩邊像中間包夾。在時間軸上,就是兩群人一群順著時間前進,另一群人則逆著時間回轉,一起逼近目標時間。例如在公路的那場戲中,因為薩托一群人已經知道主角和尼爾的「搶鈽戰術」,因此能洞悉未來般地從未來逆轉而來給予迎頭痛擊。而為什麼尼爾最後會說這整個行動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時間鉗型攻勢?正是主角在未來得知了危險,才會派人回來幫助現在的自己。但在消失城市進行的鉗形攻勢,便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除了攻擊同一棟大樓,兩方人馬似乎並沒有互助,只是看著一群人直線前進,另一群人在遠方倒退行走。說是要對付兩種方向的敵人,可是卻幾乎看不到敵人的人影,再再凸顯了諾蘭對於複雜動作場面依然相對疲弱的調度。

天能_TENET_inverse3

還有一點就是:最後大戰中尼爾和主角所經歷的時間並不一樣長。若是一樣長的話,兩人只能在世界毀滅(原本核爆)的那一刻交會*,然而尼爾卻先經過逆轉器,回到了繼續向前的世界,在他的時間軸上,薩托是否得逞了?我們無從得知。

*同時開始任務,若尼爾可以逆轉並遇到還沒執行完任務的主角,代表尼爾應已「逆轉」超過任務時間,若是如此,主角的時間軸任務應已結束。

天能_TENET_5
這段明明後視鏡早就碎掉,沒有人察覺到是有人在逆轉= =”(這不是諾蘭電影的主角啊~)

和其他類型電影相比,諾蘭的功力當然還是不在話下,除了感官上的刺激外,更有著讓人玩味的獨到觀點,然而《天能》和諾蘭自己相比,卻好像少了些什麼。扣掉故弄玄虛,跳躍的復古諜報片剪接風格,以及讓很多人看得摸不著頭腦的「逆轉」倒帶動作,剩下的其實就是一部在中場就以抵達終點的電影,完全無法和他以往終極懸念豁然開朗後的感動相提並論。無論是敦克爾克海灘上最終出現,帶來曙光的我方軍機,以及遠方的商船漁船;或是從遙遠的宇宙彼端,一點一點刻畫下的真摯情感(雖然也是看到很多人說主角和尼爾未來的命定追尋很浪漫?*)。

*這邊我看錯,以為主角到的時候看到的是死在裡頭的逆轉尼爾,所以他最後的告別是要回去慷慨赴死(結果好像是不知道怎麼跑進門裡頭的尼爾),完全沒感覺到浪漫XD
→更正:逆轉尼爾確實死亡,但和命定追尋之間並不衝突。

天能_TENET_10
歌劇院群眾演員一起在座位上倒下去的一幕真的完美!

「現實很可怕,很痛苦,但也是唯一可以好好吃一餐的地方,因為現實世界才是真實的。」
”That was when I realized, as terrifying and painful as reality can be, it’s also the only place where you can find true happiness. Because reality is real.“
-《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

在我眼中,諾蘭始終是一位極具想法,且十足浪漫的導演。《天能》的問題並非其實驗性質,而是拆開華麗的包裝後,發現裡頭就只是一張寫著「時空旅行」、皺巴巴的紙。期待諾蘭再次推出充滿懸念,且直搗人心的作品,跨越「命定*」的無力與悲觀,回到《全面啟動》最後的陀螺,《星際效應》進入黑洞前的那一刻,還有《敦克爾克大行動》那片風雨飄搖、40萬人前途未卜的海灘-正如同他在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典禮所說,「現實才是最真切的事。」

*很多人都說《天能》的過程是必然發生,但我還是比較喜歡解讀成在時間鉗型攻勢下逐漸收斂成一個最終的時間軸(畢竟很多條件是在過程中逐漸改變,例如未來的人選上清理核廢料的薩托,以及薩托取得演算機)。Btw說好的一個字-「天能」,和很ㄎ一ㄤ的天能手勢,怎麼都沒用到XD

至於《星際效應》,其「命定」直到最後一刻才揭曉,不若《天能》在主角第一次逆轉後便發現當初在「自由港」的人是自己,後面的遊艇女人也因此無懸念的就是凱特。

柏C的推薦指數:8.6

柏C的2020影評/心得總目錄[敬請期待!]

歡迎按讚追蹤我的FB粉絲團[點我

天能_TENET_6
「我們生活在一個暮光世界,且在黃昏時沒有朋友。」用這句當暗號真的別有用心,然後成熟的羅伯派丁森很帥!
天能_TENET_7
就是伊莉莎白戴比基的這個搭船動作讓我覺得好老派XD
天能_TENET_8
深受GIF和Instagram啟發,正在導戲的諾蘭(X
天能_TENET_9
用實「機」拍攝真的爽到不行,從丟金條那邊就超真實,特別是在IMAX銀幕上的效果!

諾蘭於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典禮演講:

《天能》電影預告:

你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天能_TENET_MightLike

滿分諾蘭!:

《敦克爾克大行動》殘酷輝煌的一頁二戰

時空旅行系列: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始於無限,終於無限[復仇者聯盟4]

《你會在那裡嗎》這一次,我不會再遲到!

《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打破物理定律,穿越時空的友誼!

關於命定的:

《異星入境》注定還是選擇,顛覆想像的另類科幻

#從去年底期待到現在! #再去一次日新IMAX好好告別! #以我對諾蘭的期待有點小失望>”< #是不是不能再自稱諾粉諾蘭教了QQ #據說這部像是諾蘭教徒的英文字母片(X 《天能》嶄新蛻變的概念呈現,跳脫不出的時空框架…

柏c的電影雜記發佈於 2020年8月30日 星期日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