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玩家》找回玩遊戲的原始悸動!|影評.心得

一級玩家_poster.jpg

在2045年,全世界正瀕臨混亂與瓦解的邊緣,人們只能從虛擬世界「綠洲」中尋求慰藉。「綠洲」是一個遼闊的虛擬實境宇宙,由鬼才詹姆士哈勒代(馬克勞倫斯 飾)所創建,他在死後的遺囑中宣布,要把鉅額的遺產留給第一個找到「程式彩蛋」的人,而彩蛋就隱藏在虛擬世界「綠洲」中,獲得遺產的人同時可以掌控「綠洲」。這個消息一公佈立刻引發全球玩家的激烈競爭,因為在當時,「綠洲」已經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經濟命脈,控制「綠洲」就等於控制了世界與未來,也因此成了兵家必爭的重要大事。當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獵蛋客」韋德瓦茲(泰謝里丹 飾),以黑馬之姿進入這場競爭遊戲中,他頓時在這個神祕、新奇又危險的幻想宇宙中,陷入一場生死攸關的尋寶遊戲,這次要介紹的是金獎大導史蒂芬史匹柏的最新作品《一級玩家》。

一級玩家_1.jpg

儘管有著接近兩個半小時的長片長,《一級玩家》裡主角們的這場「綠洲」冒險卻絲毫不令人不耐,反而是讓我不斷地在觀影過程中情不自禁地驚呼連連與開懷大笑,也深深著迷並愛上這個交織過去與未來、現實與想像的虛擬世界-「綠洲」。和預告片與原著小說一樣,《一級玩家》中所致敬的流行元素可說是多不勝數到一種令人目不暇給、大呼過癮的誇張程度,遠至鐵巨人近至OverWatch(鬥陣特攻),西至魔戒東至鋼彈,即使無法對電影中最主要的80、 90年代所有的流行文化如數家珍,都一定能與片中跨世代、無國界,並且塞好塞滿的飽滿彩蛋產生連結與共鳴,在看著銀幕歡呼叫好的同時,也喚醒那些鐫刻在我們美好記憶中最深刻的悸動與情懷。而我不得不說和其他有置入彩蛋的電影相比,史蒂芬史匹柏的執導功力真的太令人讚嘆佩服,縱使電影中的彩蛋多到不勝枚舉,大大超越已經讓人大開眼界的《樂高蝙蝠俠電影》,卻依然能質量兼具的精準置入每一次的彩蛋,沒有任何尷尬傻眼的「廢到笑」,只有滿滿的驚喜和熱血沸騰阿!

一級玩家_2.jpg

除了對流行文化的滿滿致敬之外,《一級玩家》中對於「綠洲」這個虛擬世界的描繪想像也非常精彩。和盧貝松去年的作品《星際特工瓦雷諾:千星之城》一樣使用VR技術作為連接不同世界的媒介,並和 《野蠻遊戲:瘋狂叢林》一樣結合電玩遊戲的闖關元素, 然而《一級玩家》的野心卻不僅止於此。因為「綠洲」被設計成一款群聚遊戲(多人線上遊戲)的特性,主角們在「綠洲」之中不再單單只有破關這個選項,如同所有我們玩過的online game,他們可以在「綠洲」裡頭結交朋友、組隊遊玩,可以購買道具、練功升等,可以參加萬人國戰、爭奪稀有神器,甚至還能用「綠洲」中的金幣,交換現實生活中摸得到、用得了的物品與資源。和《瘋狂叢林》中不斷跳針的NPC所設下的侷限性不同,「綠洲」中雖然還是藏有尋找彩蛋、贏得綠洲的三個主線任務,它的本質卻早已超脫了現階段的線上遊戲,無論你想怎麼玩,想怎麼闖蕩,「綠洲」就像現實世界一樣擁有無限可能,每個人都有相同起點的設定甚至超越了現實世界,只要進入了遊戲世界,只要進入「綠洲」,就好像能拋開現實中所有的不順遂,再次奪回自己生命的自主權。

一級玩家_3.jpg

但是有玩過線上遊戲的人一定都知道,每個遊戲中總是會有人願意儲值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銀子,只為追求稱霸峰頂的快感,而《一級玩家》之中的台幣戰士,就是透過放款逼迫借款人進入「綠洲」玩遊戲還債,試圖以銀彈攻勢和人海戰術搶先完成任務,進而掌控綠洲的創線企。因為有著創線企這樣的強勢玩家,也因此哈勒代所留下的三個任務該如何達成就顯得至關重要,到底該設下什麼考驗,才能選出最適合「綠洲」的遊戲經營者?而哈勒代所設計的三個任務也確實令人拍案叫絕,藉由開放自己腦中的所有資訊,與馬克勞倫斯帶點羞澀宅味的精湛演技建立出哈勒代的立體形象,並將破關的線索隱藏其中,這三個任務卻不只是一場名為「研究哈勒代」的推理遊戲,其實更偷偷的考驗著在哈勒代這個遊戲愛好者心中,「綠洲」繼承者所最需具備的人格特質-也就是明白「遊戲」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究竟是什麼。

一級玩家_4.jpg

「哈勒代不喜歡訂下規矩。」要在遊戲中獲勝,難道就只能有一種玩法嗎?在追逐夢想的路上,我們好像總是受限於某些既定的思路,透過「虛擬紐約」中那場光速度感就已經風馳電掣到間不容髮,還依然加入大量致敬元素的街頭賽車,《一級玩家》告訴我們邁向成功的方法其實有時候並不那麼直覺,但它是值得我們去探索,值得我們去開創的。而和《瘋狂叢林》一樣,在「鬼店」中,《一級玩家》也同樣的點出了遊戲世界最大的特點,「所有夢想的實現之處。」在「綠洲」裡,死掉也不過就是損失些金幣後從頭來過,既然擁有無限次重新嘗試的機會,我們何不好好把握眼前每一次「跳躍」的機會,完成所有自己想做的事,讓自己的生命不留任何一點點的遺憾。緊接著藉由那套無論破關哪一個遊戲,最後都無法拿到鑰匙的街機大全,《一級玩家》點出了最重要但卻總是被忽略的一點,「是我們玩遊戲,而不是我們被遊戲玩。」是誰說玩遊戲只能是為了贏和過關?玩遊戲的樂趣絕對不是藉由不斷的read & load來追求破關,也絕對不是不擇手段的取得勝利後,孤獨一人的坐在高處不勝寒的冠軍寶座之上。當你用你自己的玩法肆意遊玩,藉由自己的雙手破關後的感動才是最真實的,當一群人為了同一件事情努力奮鬥,那份成功的喜悅才是最有溫度的。

一級玩家_5.jpg

這也就是班曼德森為什麼會在看到韋德接過彩蛋的淚水後,選擇在關鍵的最後一刻收手,那群隸屬於創線企的哈勒代專家為什麼會和帕西法爾的夥伴一樣情不自禁地替他歡呼,變相的在精神上背叛創線企。就像是挑戰一隻世界王,即使自己最後沒能奪得擊殺者的殊榮,但當看到對方以自己從未想過的方式取得勝利,所有為此奮鬥過的玩家們,都無庸置疑的會沐浴在那種完成共同目標的喜悅之中,縱使輸了,我輸得心甘情願,縱使輸了,但這條夢想路上,我早已不留遺憾的拚盡全力,早已肆意地揮灑我的汗水和熱血,玩遊戲的價值從來不只在於勝利,更重要的是參與和投入其中。比起為了變強動不動就儲值、偷看小抄,或是找人代練的台幣戰士(*),能「真正」的去玩遊戲,才是貨真價實的一級玩家。「謝謝你,謝謝玩我的遊戲。」也就像任何形式的創作一樣,在「綠洲」完成的那一刻,「創造者」哈勒代在某種程度上便死去了,「綠洲」成為了所有玩家的綠洲,不再單單只是他的綠洲,因此能看到那麼多人喜歡並享受自己所打造出的遊戲,並理解自己想在關卡中與他們分享的人生體悟,就是他最開心的事情。

一級玩家_6.jpg

而雖然《一級玩家》以遊戲世界作為電影主體,卻也沒有和現實世界脫鉤。「只有現實,那才是可以好好吃上一頓飯的地方,那才是真真切切的。」遊戲再怎麼好玩,「綠洲」再怎麼真實和引人入勝,終有一天我們也必須回歸現實。有些人玩遊戲是為了暫時逃避不堪的現實,有些人玩遊戲是因為在現實中無能為力,只能在遊戲世界中試圖對抗不公,但遊戲終究是模擬出來的,我們總不能一輩子帶著VR眼鏡,對著面前的空氣拳打腳踢吧!在玩耍和調劑過後,我們還是得回頭面對自己生命中的所有挑戰,並抱持著遊戲時無所畏懼的精神,努力並樂在其中的讓自己離理想生活更近一點。

即使《一級玩家》還是有著史匹柏作品的一貫通病,也就是電影相對穩健、不太難捉摸的劇情脈絡,但光是構築出「綠洲」的驚艷動畫技術,目不暇給的致敬彩蛋,還有由班曼德森與創線企全體同仁滑稽演出,層出不窮且鮮度不減的笑點,並讓我們在與超技五將過癮的一同展開這場超越現實世界,好像真的在玩線上遊戲的偉大冒險的同時,也佇足反思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地玩過一場遊戲了,我想我實在沒有理由,阻止任何人進電影院看《一級玩家》。無論是情懷、共同記憶,還是那份玩遊戲的初心,我想每一個人,都能在《一級玩家》中尋覓到存在在自己和電影之間,那份美好的深刻連結。

*指的是班曼德森偷看自己帳號的遊戲密碼,並以企業化的理念玩遊戲,把進入「綠洲」當成一項嚴謹的公事,卻忘了最重要的遊戲精神-享受且樂在其中。

柏C的推薦指數:9.2

柏C的2018影評/心得總目錄[點我

歡迎按讚追蹤我的FB粉絲團[點我

《一級玩家》美麗華晚場IMAX 3D試映會現場:

一級玩家試映會_復古海報牆.jpg

▲復古海報牆

一級玩家試映會_史匹柏全像投影1.jpg

一級玩家試映會_史匹柏全像投影2.jpg

▲史蒂芬史匹柏以全像投影歡迎試映觀眾

一級玩家試映會_復古街機.jpg

▲廳外展出復古街機

延伸閱讀:

極具想像力的電影作品:

《星際特工瓦雷諾:千星之城》盧貝松的科幻狂想

《銀翼殺手2049》美麗淒迷的正宗續作!

《野蠻遊戲:瘋狂叢林》實現所有不可能的遊戲世界

《樂高旋風忍者電影》「俠之大者」的意義

《表情符號電影》各種超神置入,我覺得可以!

#春假最強娛樂大片 #每個世代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我們有多久沒好好地玩遊戲了呢? #怕被暴雷的話可以先看個前四段就好XD #我知道這次的延伸閱讀超爛 #因為一級玩家實在太獨特 《一級玩家》找回玩遊戲的原始悸動!…

柏c的電影雜記貼上了 2018年3月21日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