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讀後感

塞外奇俠傳_梁羽生

塞外奇俠傳_梁羽生

#塞外奇俠傳 #梁羽生 #風雲時代

「人生不過百年,何苦令本來親愛的人受苦,自己也一樣受苦?」

或許是因為先讀了較長篇的《白髮》和《七劍》,才來補完中間連載的《塞外奇俠傳》,因此剛好和大部分的書友相反,《七劍》中較常被詬病的問題,反而在《塞外》中令我比較在意。

首先,當然就是梁羽生不像金庸有一個明確的「武俠體系」,主角們的招式都是「細胸巧翻雲」、「力劈華山」之類的動作描寫,而非獨有的招式名稱。這加上《塞外》連載形式的短篇幅後,難免導致動作場面的精彩度下降,不如《七劍》各種逃生的場面來得緊張刺激、高潮跌起與峰迴路轉,變得比較像是劇情敘述上的過場。

另一點,則是梁羽生的「正統」觀念。相比於《七劍》從明朝舊部遭到追殺,康熙的帝王心計起筆,《塞外奇俠傳》從大漠的狹路相逢帶出抗清的主旋律,自然是沒來的那麼順理成章,很難立刻就帶入其中正邪的二元立場。

最後,《七劍》中楊雲驄之女易蘭珠和鄂王妃納蘭明慧,白髮魔女之徒飛紅巾之間的愛恨糾葛,再再反映了其父和兩女之間的掙扎情感,但這部分在《塞外》的描寫真的沒有太令人印象深刻。兩者與楊雲驄的感情都是萌芽於武俠小說中最常見的一見鍾情,不管是納蘭明慧恰巧救下才俊少年,或是南疆的飛紅巾正好在大漠中和北疆的抗清英雄聯袂抗敵。這兩份好感都來得有點太突然,而少了足夠的互動來鋪陳。

我會覺得比起獨立作品,《塞外》更像是構建「天山系列」世界觀,連結《白髮》和《七劍》劇情的功能性作品。論愛情沒有《白髮魔女傳》來得那樣艱難與撕心裂肺,論國仇家恨,又不若《七劍下天山》那麼的水火不容。

當然《塞外》還是有很多亮點,例如楊飛兩人星夜疾奔時,談到飛紅巾性格上「驕傲」的缺點,這當然也導致她在情場上跌的更深。或是納蘭明慧的掙扎,在父親與女兒兩次的邀約下,她都無奈地選擇了既有的滿族原生家庭。還有孟祿對待俘虜的蠻夷行徑,對於他在《七劍》的反叛自然不會感到意外。

「歷劫了無生死念,經霜方顯傲寒心。」

和《七劍》中張華昭送給白髮魔女的情詩一樣,在《白髮》中,魔女一夜白髮;在《塞外》中,魔女感動卻依舊難以釋懷;直到《七劍》,少時的恨極怨極,也終究釋懷了。

單看《塞外奇俠傳》,我覺得精彩度真的有限。當橫貫整個「天山系列」,撇除掉梁羽生模糊的武俠體系與強烈的正統意識,不只飛紅巾、納蘭明慧及孟祿等諸多角色都變得更加立體;相比於看破的晦明禪師,試圖和解的卓一航,受困於「情」之一字的白髮魔女也證明-終究沒有什麼是絕對過不去的,然而有時「樹欲靜而風已不止」而已。

*目前最新版的實體書已經沒有獨立成冊,本來想收天地版和《白髮魔女傳》、《七劍下天山》成套,可惜找遍了港台兩地的網書和拍賣都表示絕版,最後幸好有收到台灣風雲時代出版社1995年的初版。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